秋风“卤”起了乡愁
    有道是“秋字脚下多了心便成愁”。难不成秋天真真容易让人平添愁绪?仲秋刚过,风声便隆重了起来,白天夜里行走过的声响越发的鼓噪,行走在小区间道,风里还时不时捎来阵阵缕缕的卤香,在时浓时淡的卤香里,我想起了这个家乡,我的第三个故乡。
    从青山绿水的山区小镇,到喧闹繁华的省部都市,再到海滨邹鲁的侨乡汕头,应该说,生命行走过的旅程中,这三处都在心灵寄存了重要的情感。潮汕卤味是潮汕菜肴中不可缺少的一道特色主菜,潮汕儿女无论离开家乡多远,只要一闻到卤水的味道,便会想起家乡的卤鹅和卤猪头肉,还有家乡的亲朋旧邻。此刻油然而生的想念我的姑奶的家乡——澄海苏南,那里不但曾经居住着疼爱我的姑奶,那里,更是潮汕卤鹅最盛名的地方。
    澄海苏南,我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那里有古榕树,石板路,有蜿蜒婀娜的乌衣巷,乌衣巷的一端是市场,市场的熟食档口飘来的,是唇齿间的念想,是醉到了骨髓的卤香。记得年少时过节,厨艺精湛的姑奶会在自家的厨房里打卤水,待卤水制好后便开始卤鹅,从鹅进了卤水锅里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从心里开始念叨什么时候可以吃上卤鹅,还记得那时候,姑奶会把最美味的卤鹅腿留给我。这让长大后的我每逢闻到卤水的味道便会想起苏南,因为我知道,苏南是姑奶的家乡,也是我在祖籍一栏里填写的家乡。尽管,我在那里生活过的痕迹少之又少。
    那天晚饭后散步,经过一个小区,我又闻到了风里吹来的卤香,这香气虽与苏南的卤香有区别,但亦知道这是潮汕特有的卤香味道,有些好奇夜间小区里的这股香味为什么会如此浓郁,于是循香而行,在林木掩映中有一户人家的大门敞开着,透过厅里的灯光,屋子里热闹极,猜是主人宴请宾客,卤香便是从这屋子传来。小女子的八卦瞬间爆发,侧耳,哦,是主人家宴请了一帮朋友,他们在聚餐吃卤水火锅。哦?卤水火锅,这是潮汕人近年来流行的一种火锅料理吃法。大多人对麻辣火锅都比较熟悉,但其实卤水火锅更有其潮汕的特色和味道。具体是怎么一个操作法呢?就是以一些卤味汤料作为火锅的汤底,调配汤水的时候要注意卤和水的比例,卤多水少,焯出的食材会显得咸和生硬,失去食材的鲜美,但如果卤少水多,汤料则味淡,焯好的食材也无法因为卤味的包容而提升卤水的特色,另外,汤料中还要加入新鲜的大蒜把、一两颗红辣椒提色感和提味蕾等等,所以,这卤水火锅汤底的配比是一门学问。再说到食材,例如生鹅肠,切片的粉鹅肝、鹅腱、鹅肉、鹅掌、鹅翅等等,都是卤水火锅的最佳搭档,将这些诱人的食材送进沸腾的卤水汤料中焯一焯,定好秒数,起箸,焯好的食材那可是鲜嫩可口,尤其是粉鹅肝,美味得无法抗拒呵!听说有些敢于创新的吃货们还添加了海鲜卤水吃法和蔬菜卤水吃法等等,但凡与卤水过过招的食材,都因为这美味而令无数吃货们深深陶醉。
    散步回来的路上,我想起早前看到那户主人家有一面洁白的墙上画了几道弧线,像极了澄海苏南那条乌衣巷的屋顶,哦,苏南,姑奶的家乡苏南,有卤水香的苏南,以卤鹅盛名的苏南,秋风阵起,我突然想自己操办一次卤水火锅,因为这场秋风“卤”起的香,让我温暖了记忆中的家乡,又深深怀念疼爱我的、我在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的姑奶,这味卤香,真是直抵记忆的岁月深处了,可是,却也不得不感慨在人生数十载的光阴里,人终是抵挡不过季节的花开花落。 

  资料来源:摘自“汕头日报”2017、10、11 紫梦铃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