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有行商来买茶
    我很喜欢在春末和夏初的时候去造访茶乡。这时繁忙的春茶采摘季已经过去,整个茶乡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然而村头巷尾飘溢弥漫着茶香。初夏茶乡的清晨,黎明时分,苍翠的山坡村舍是隐去了的,只有远处曲曲扭扭的轮廓线,那是山的逆影;不一会儿,这些轮廓线上泛出一抹鱼白,轮廓线下似乎是开始着色,上浓下淡的,浮出渐变黑蓝色山尖状,似一幅水墨远山图般;随着那抹鱼白越来越大,近处已没了暗黑,错落的屋顶让雾笼罩着。接着,远远传来一声鸡啼,原来的那抹鱼白退去,随之泛起一片红晕,一轮红日徐徐地升上来,茶园那些茶丛在这光线中散着赤金色的烟雾,蓬蓬勃勃充满生机……
    爱茶人都爱茶乡的。茶乡有苍翠的树林、芬芳的花草、飞舞的蜂蝶、穿空的鸟儿、灵动的山水……呈现一派令人向往的生态美景,古往今来的爱茶人都爱将它当心仪的家园胜地,为茶,也为人生。南宋诗人范大成晚年归隐,便被这宁静的茶山乡村吸引,他退居到家乡苏州吴县,在周遭茶树丛生的一个叫石湖的地方结庐休养起来。一年四季的田园气象变幻,让他着迷并为之讴歌,写下了被钱钟书誉为“中国古代田园诗的集大成”的《四时田园杂兴》组诗60首,当然他忘不了茶乡的,而他却另用一番风味来表达。诗云:
    蝴蝶双双入菜花,
    日长无客到田家。
    鸡飞过篱犬吠窦,
    知有行商来买茶。
    繁忙的晚春,白昼渐渐变得与往日要长许多,山村却显得十分宁静,只见蝴蝶双双在菜花田里飞来飞去,这个时候田户人家更是少有客人来走动。突然间,鸡飞犬吠,一片骚动,原来村头走来了个买茶的商人。
    说起范大成,他的诗名与陆游、杨万里和尤袤看齐,合称大家“南宋四大家”;政声,他官至参知政事、资政殿大学士。他曾奉命作为南宋使者出使金邦,表现坚强不屈,不辱使命,差点被杀。石湖是范大成归隐之地,依随地势高下,建造亭台楼榭,“石湖”二字为宋孝宗赐题,遂有石湖别墅之称。《四时田园杂兴》组诗是宋孝宗淳熙十三年(即公元1186年)范成大在石湖养病时开始创作的,“野外即事,辄书一绝,终岁得六十篇”,并分“春日”、“晚春”、“夏日”、“秋日”、“冬日”五组,各十二首。每首诗作者截取农村生活的一个小场面,从侧面着笔,反映出农村中各个时期自然景色的生趣和农民劳动生活的紧张气氛,描写细腻,读来意趣横生。
    “蝴蝶双双入菜花”这是范大成作的《四时田园杂兴》组诗中的一首,这首诗描写了茶山乡村晚春恬静的景色。诗的前两句,蝴蝶双双在菜花田里飞舞;白昼渐渐显得长了,村里少有客人来临,一片恬静,这是从正面描写日常茶乡景物,也说明这时正是晚春;诗的后两句写茶商来到时的动景,茶商来是为了采购茶叶,但却连鸡犬都为之震动,进一步强化了它的静。这首诗最大的意义应是结句的“知有行商来买茶”吧,它给我们透出了浓厚的商业气息。我们知道,如果说王褒《童约》释放的是汉时茶叶市场的信息,那么范大成这首诗告诉的,茶叶交易于宋代民间已有专门收购商,专门为茶农销售服务了,商业发达起来了。这充分显示出这首诗在茶学方面的重要作用和社会价值。

  资料来源:摘自“汕头都市报”2017、10、26 茶水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