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茶为何叫“敲茶”
  我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一篇叫做《有闲来滴茶》的文章里写道,潮人嗜茶,也催生了不少跟茶有关的词语和俗语。其中,潮人把喝茶叫作“敲茶”,由于我不知道“敲茶”一词的词源理据,向读者请教,征求正确的解释。没曾想得到微友的热烈反应,其中有普通茶客,也有工夫茶专家。由此也可见,工夫茶在咱大潮汕真是家家皆饮,人人乐道!
  先谈谈“敲茶”的“敲”[ka3](咔3)字,有读者还是写作“扣”字。其实,本字就是“敲”。“敲”字在宋代的字典《广韵》中有两个读音:一是平声的“口交切”,普通话读qiāo,潮音读[kiao1](乔1),是文读音,如“敲锣打鼓”“推敲”等词;一是去声的“苦教切”,潮音读[ka3](咔3),是白读音,如“敲茶”“敲罛”(一种捕鱼方式)“敲英歌”等。“敲门”一词,文读为[kiao1 mung5],白读为[ka3 mung5];“敲锣(打鼓)”也是一样,文读[kiao1 lo5],白读[ka3 lo5]。简单地说,就是文读多选用平声读音,以保持与普通话的一致;白读则多选择去声读音,保留了潮汕话的特点。
  关于“敲茶”一词的词源理据,微友们大概提供了近十种解释。经过归纳,这里将其与大家分享。
  轻敲说 以汕头市潮汕工夫茶研究院张燕忠微友的解释为代表:“‘敲(咔)茶’和‘滴茶’‘食茶’都应是源于喝茶过程的一个经典动作,能代表潮汕工夫茶的通俗化行为……‘敲(咔)茶’,泡工夫茶有几处需要‘咔’:首先是把茶叶从茶罐中倒到素纸上,因为以前的茶罐大部分身大口小,需要我们在倒茶过程中轻敲罐身,这样茶叶抖出来不易折断,保持较好茶形;其次是我们在投茶进茶壶的过程中,因为朱泥壶壶口较小,没法一下子把茶叶都倒进去,我们需要轻敲壶身,让茶叶抖实,才不至于泡得太淡;最后,好客之道,客来换新茶,茶薄换新茶,也需要轻拍壶身,让泡过的茶叶从茶壶中倒出。”
  类似看法的还有“一猪独秀”“故乡云”等微友,如“故乡云”写道:“以我从小所见和所为,‘敲(扣)茶’应该指一手把住茶罐(并非现在的盖瓯),底朝天,反复向另一手掌撞击,使冲泡过膨胀的茶叶能够快点掏净,再往茶罐里装新茶叶冲泡待客的意思。因为用孟臣罐之类的茶罐冲泡后,里面膨胀的茶叶一时半会难以掏净,好多人都会用上述的方法,甚至有的会脱口而出:‘来敲(扣)茶了。’这就是‘敲(扣)茶’的由来。”
  微友欧怀琳则认为:“敲茶应该接近滴茶(从两者可以混用看),最后几滴茶敲一敲敲出来。”微友谢利群也有类似的说法:“敲茶由来:是指冲茶的动作,一般‘关公巡城’之后的‘韩信点兵’的动作形似把壶里面的茶水用力甩出,像是用手拿锤子‘敲’的动作一样,故潮人把冲茶叫——敲茶。”
  叩谢说 持这种说法的主要有“智杰”等微友。他说:“关于‘敲茶’,我猜会不会源于一种叫‘叩指礼’的饮茶礼节呢?即喝茶者用手指敲击茶桌对斟茶者表示谢意的礼节。”微友佃巧娇和画韵对此都有详细的解释。但也有其他微友明确表示反对,认为这是来自广府人饮茶的习惯,不是潮人的习俗。
  敲碎茶块说 有人认为可能像泡普洱茶那样,得先用工具把茶饼敲碎,才可以放进茶壶里泡。微友Acting说:“敲茶也许是从对块状(如普洱茶)之类的茶的使用方法引申开来的。”可惜以前用普洱泡工夫茶的很少,此说难以服人。
  滚洗茶杯说 微友“逗碧”说:“人称敲茶是不是因洗茶杯时qiangqiang叫?”微友“KKL”也说:“因敲(卡4)圈洗茶杯是冲茶尚重要、做尚家(反复多次)的动作,也是冲茶全过程发出尚家声”,故云。但洗杯滚杯,动作是“kah4”(滚),而不是“ka3”(敲)。
  刮杯盖说 微友zxling说:“古代人喝茶是在茶壶(底座+壶身+茶盖)中加入少许茶。喝茶时,总会用茶盖轻挑一下,茶盖和壶身相互碰撞发出的声音。”
  击桌请饮说 微友“西岳抹群峰”云:“‘敲茶’即泡茶者叫食茶者食茶,用手指敲击茶桌,嘴里说道‘食茶’,故曰‘敲茶’。”微友陈志余还打趣说:“叩茶新释法:每次茶冲好,一帮茶客拢裸看手机,故此我用茶杯叩叩茶盘通知大家食茶!”这是“击盘叫食说”,虽属新编,也与“击桌请饮说”有异曲同工之趣。
  但无论什么说,如果不去考释词源理据的话,我们可以直接把“敲茶”理解为品茶,“敲杯茶”绝非一般化的“食杯茶”可言,其中包括了工夫茶泡制的艺术和品茶的享受过程。朋友马领事(一位原籍宁夏吴忠的资深外交家)留言道:“敲茶,很文的说法,我家乡(敲)读音为kao,第一声,源自推敲,琢磨,引申为品,品茶。”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南宋赵师秀的《约客》诗:“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夏夜灯下的诗与远方!万万没想到哦,在遥远的北方,还有我们的知音。说不定呀,敲茶这么文雅的生活化词语,就是古汉语的遗存呢!

  资料来源:摘自“汕头日报”2018、7、22 林伦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