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五月粽”
  身处广州大都市,超市里全国各地东西南北各种口味的粽子都有,但最想念的还是潮汕家乡母亲包的粽子。
  包粽子是一项工序繁多的大工程。母亲一大早就开始在厨房忙碌,洗粽叶,泡洗糯米,洗花生、眉豆,洗切炒香菇,打咸蛋黄,用五香粉腌制花肉……
  市场上有卖绑粽子的绳子,但母亲习惯买回咸草,自己编扎成一串串的粽绳。她说包粽子一定要用咸草绳,纯天然,韧性足,咸草与粽叶的捆绑结合会让煮出来的粽子香味更浓,清香不油腻,这才是我们家乡正宗的“五月粽”味道。
  母亲包的粽子有棱有角,小巧精致,一串咸草绳绑十几个粽子,大小均一,美观整齐。
  煮熟的粽子,粽叶表面泛着少许油光,晶莹剔透。解开绳子,拆开粽叶,香味扑鼻而来。糯米和配料的完美结合,加上粽叶特有的竹子香味,软绵香浓,这是舌尖上的盛宴,也是抚慰乡愁的一缕清香。
  与包粽子吃粽子联结在一起的还有划龙舟,记忆中在家乡棉湖看过几次扒龙船,少年结伴,沿着古镇那条长长的麻石板路,走到路的尽头,爬上斜坡来到码头。码头上,堤岸边,人头汹涌,点点鼓声,热闹非凡。榕江支流的堤坝上人声鼎沸,江面上锣鼓喧天,龙舟欢腾,两岸的呐喊助威声、掌声此起彼伏。很多时候,我们小孩是看不到龙舟竞渡的真实情况的,挤在人群中看不到江面,又不敢太靠近江堤,怕一激动或一不小心掉进江里;也怕龙舟队快速经过时溅起的水弄湿衣服,回家挨大人骂。
  一个又一个的节日把岁月填满,古镇上的扒龙船不知不觉消失多年,想起不免有一丝遗憾。只能用少时的经历回忆和粽子的香味,弥补心头的感伤。

  资料来源:摘自“汕头日报”2018、8、2 秋雨梧桐